A. N. OTHER 吸磁式香水 OR / 18 50ml

A. N. OTHER 吸磁式香水 OR / 18 50ml

夢幻般異國情調,以浮木為基調,搭配微甜的香草與溫暖的威士忌協調出一款充滿神祕氣息的香調
主要成分
前調:血橙、八角、甜檸檬;中調 :菸草、沒藥、夜來香;後調:浮木、香草、零陵。
PRICE NT $2980
數量
LIKE. NO. OTHER.
LIKE. NO. OTHER.
我們的故事是關於調香師和他們的香水
A. N. OTHER 意味著一種全新的,不同的方式與另一個選擇,Slogan 為 LIKE. NO. OTHER. 代表著每個調香師的作品都是獨一無二的,其創作靈魂是無可取代的。不強調品牌, 而是希望能讓香水回歸到它的本質與創作者的初衷。
中性調香水
A. N. OTHER 為 Gilad Amozeg 與 Ariella Appelbaum 夫妻倆所創建的香水品牌,中性的概念也是最初給予調香師第一、也是唯一的方向。Ariella 認為所有人都應該為真正的自己做選擇與嘗試,經常使用男性香水的 Ariella 從未覺得自己因此更加男性化,而是更有魅力與自信呢!嘗試香水是否適合自己時需根據客觀的標準挑選,在每個人身上所呈現的味道不盡相同、各有特色與個性,不因分類而受限。
UNIQUE
UNIQUE
純淨氣味獨一無二
A. N. OTHER 的理念是以人為本,衷於相信調香師個人的創作品味與豐富的經驗,讓調香師在沒有時間和預算的限制條件下,自由地調配出專屬於他們個人的限量「簽名」香水,就像是調香師的選秀舞台,不管是知名調香師或是新銳調香師,都有機會在這個舞台上創造出屬於自己代表的香水,我們希望透過這樣的模式更激發調香師創作的靈感與作品的價值和原創性,同時不會受到品牌與商業所拘束,盡情的創造屬於「真正」自己代表的作品。

每一年都會推出一次不一樣的限量香水,以「一個調香師一個系列」為宗旨,每一次都會由新的一組調香師來調配。 而這也是為什麼 A. N. OTHER稱這次的作品為 Collection 18 ,代表著2018年調香師所創造發表的專屬香水, 這些「簽名」香水只在發表當年度限量生產。
Our Perfumer
David Apel
David Apel
「夢幻般異國情調,以浮木為基調,搭配微甜的香草與溫暖的威士忌協調出一款充滿神祕氣息的香調。」
屢獲殊榮的美國調香師 David Ape l是 Oriental 2018 的創始人。夢幻般異國情調和熟悉香調所混合的香氣,以浮木為基調,搭配一點香草、威士忌協調出一款充滿神祕氣息的香調。當香味擴散時,在皮膚上瀰漫著甜甜的清爽柑橘味混合著乾燥煙燻的咖啡香氣,使其活躍了起來。

「 對我而言,香水是一種自我表現。這個特殊的香味與我的童年有關,它真實的反映了我這個人和我的經歷。我是在崎嶇的新英格蘭長大的,那裡擁有豐富的木頭和土質的苔蘚,帶有微甜的香草與溫暖的威士忌,青草和一點辛辣的微妙香調 。」
Oriental 2018
• 前調:血橙、八角、甜檸檬
• 中調:菸草、沒藥、夜來香
• 後調:浮木、香草、零陵
香水代表作
• Tom Ford Bois Rouge
• Tom Ford Black Orchid(Tom Ford 第一款香水)
• Jo Malone White Rain Jasmine & Mint(倫敦雨)
STORY
STORY
關於調香師
David Apel 擁有近 40 年經驗的調香師,是調香界最知名的名人之一。他於 1991 年榮獲了美國調香師協會的青年調香師獎,從那之後,他始終一直兌現早期的承諾。 David 做為一個美國人卻不在香水之都— 格拉斯長大,對於香水,他是個外行人,但他卻擁有自有感並勇於表達自己來打破經典法國調香的傳統。

David Apel 回憶道「我進入這個行業完全是一個意外,對於一個在美國新澤西州長大的小孩,並不太了解香水的世界也可以說完全不了解,我完全是偶然的進入香水行業。當時我正在讀夜校學習環境化學,並在一家香水公司做入門級的工作賺取我的學費。」

「我並不了解香水的世界,但我愛上了香料,它們很奇特,宛如瘋狂的口香糖和驚人的樹脂,擁有神秘的名字。我被它勾住並吸引了,不知為何,我對它們感到很熟悉,可以把它們和感官聯繫起來。」

David 作為一個坦承是不遵守規則的人,是 A. N. OTHER 的一個首選調香師,即便是勇於挑戰極限、脫離法國傳統香水的調香師 David,也對能夠擁有無限的自由去發揮創造香水的程度而感到驚訝。

「這個項目感覺像是為自我表達所給的機會, 因為沒有大綱。這裡沒有任何的規範,對於調香師而言,這些都是振奮人心、令人感到驚訝與解放的工作。」他說「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去享受它,並使用有質量的成分來配置,不需要再為了預算而三思去調整香味,而 A. N. OTHER 沒有這些的限制,所以我們可以自由調配夢寐以求的香調。經過反思,David 真摯地笑了並坦承說道。」